父亲节,莫言这样写父亲
发起人:bagua  回复数:0  浏览数:258  最后更新:2019-6-16 16:27:44 by bagua

发表新帖  帖子排序:
2019-6-16 16:27:45
bagua





角  色:管理员
发 帖 数:3555
注册时间:2014-1-25
父亲节,莫言这样写父亲


父亲节(Father's Day)


我写了一篇小文章
莫言写给父亲

大:

自从家里安装了电话,再也没有给您写过信。我知道麦子已经收割完毕,家中已经吃上了用新麦子面粉蒸出的馒头了吧?我们在这里吃的面粉,都是陈年麦子磨的,其中还添加什么,白得发青,不好吃,没有麦子味。想起老家的馒头和大葱我就想家。

前几天父亲节,我写了一篇小文章,题目叫《父亲的严厉》,写得不好,但还是抄给您看看:

上世纪六十年代,父亲四十多岁,正是脾气最大、心情最不好的时候。在我们兄弟们的记忆中,他似乎永远板着脸。不管我们是处在怎样狂妄喜悦的状态,只要被父亲的目光一扫,顿时就浑身发抖,手足无措,大气也不敢再出一声了。父亲的严厉,在我们高密东北乡都是有名的。我十几岁的时候,经常撒野忘形,每当此时,只要有人在我身后低沉地说一声:你爹来了!我就会打一个寒战,脖子紧缩,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,半天才能回过神来。村里的人都不解地问:你们弟兄们怕你们的爹怎么怕成这个样子?是啊,我们为什么怕父亲怕成了这个样子?父亲打我们吗?不,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们。他骂我们吗?也不,他从来没有骂过我们。他既不打你们,也不骂你们,那你们为什么那样怕他呢?是啊,我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怕父亲。我们弟兄们长大成人后,还经常在一起探讨这个问题,但谁也说不清楚。其实,不但我们弟兄们怕父亲,连我们的那些姑姑婶婶们也怕。我姑姑说,她们在一起说笑时,只要听到我父亲咳嗽一声,便都噤声敛容。用我大姑的话说就是:你爹身上有瘆人毛。

我父亲今年已经80岁,是村子里最慈祥和善的老人。与我们记忆中的他判若两人。其实,自从有了孙子辈后,他的威风就没有了。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:虎老了,不威人了。我大哥在外地工作,他的孩子我父母没有帮助带,但我二哥的女儿、儿子,我的女儿,都是在他的背上长大的。我的女儿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,见了爷爷,还要钻到怀里撒娇。她能想像出当年的爷爷咳嗽一声,就能让他爹战战兢兢、汗不敢出吗?

后来,母亲私下里对我们兄弟说:你爹早就后悔了,说那些年搞阶级斗争,咱家是中农,是人家贫下中农的团结对象,他在外边混事,忍气吞声,夹着尾巴做人,生怕孩子在外边闯了祸,所以对你们没个好脸。母亲当然没说父亲要我们原谅的话,但我们听出了这个意思。但高密东北乡的许多人说,我们老管家之所以出了一群大学生、研究生,全仗着我父亲的严厉。如果没有父亲的严厉,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,还真是不好说。

2003年7月14日
  解析 

来源:网络

莫言这封信写于2003年7月14日,语言平实,却充满了他对父亲深深的敬仰和浓浓的思念。

莫言这封写给父亲的信后面附的文章出自他同一年父亲节写的《父亲的严厉》。

文中,莫言以大篇幅的内容描写了父亲的严厉,但到了结尾话音一转,盖棺定论的总结: “如果没有父亲的严厉,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,还真是不好说。”

在莫言看来,他能有今天的成就,离不开父亲的教导,他在瑞典学院领取诺贝尔奖时,讲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父母。

有人说,父亲的严厉似一把雕刀,将孩子的缺点无情剔除,将孩子雕琢得更具个性。的确,在我们的印象里,父亲的形象的确像莫言先生描述的那般,不苟言笑,长着一张严肃脸。但是,父爱如山,父爱如水,在许多人美好的回忆里,父亲的严厉,是成长的动力与记忆。

今天是父亲节,记得对爱你的爸爸说一声“谢谢”!


免责提示: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,仅供分享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部分文章及图片因转载众多,无法确认原作者与出处的,仅标明转载来源

用户在线信息
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: 1 人。其中注册用户 0 人,访客 1 人。


友情链接:广东旅游网 CopyRight版权所有 广东旅游信息中心;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:广东广州黄埔大道125号 网站投诉:shaoglyj@aliyun.com 

广东旅游网为旅游企业提供的独立信息专区,企业可以通过会员入口进入信息专区,上传所有旅游信息。企业可以自由使用广东旅游网信息发布平台。企业可以自由使用广东旅游网提供的独立网页。企业信息将在广东旅游网旅游每一个拥有查询平台,及相关联的地区栏目的页面被网友查询到! EMAIL:shaoglyj@aliyun.com 还有未尽问题请直接在“留言本”栏目留言。